长风一别

萬事勝意

【真相是真】添望·少时心动

——《真相是真》系列第一发 人气高我就继续写 

——看完《某某》之后就觉得这个歌好贴切 

——私设盛明阳和江鸥对添望二人已经接受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

 

【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】 

 

 

江苏的冬天是典型的南方的冬天,空气潮湿却又夹杂着感官直接的温度,只让人想起两个字:阴冷;北方冬天除了寒冷,风里像是裹着刀子,叫嚣着经过露出的皮肤,虽然有不同,但终究是一月底,江添和盛望都穿了长大衣。今日除夕,机场也热闹非凡。 

 

 

从国外回到国内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时差。盛望明明在飞机上一直属于昏迷状态,下了飞机也没有被这寒风吹醒,要不是江添提醒,盛望都要忘记了他们大包小包托运的行李。望仔也跟着他们来到了国内。 

 

 

这次回国本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,只想着陪两家长辈过年,顺便再看看老师们和丁老头的近况。但临登机前几分钟,盛望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要求在回去之后,立马回到他的房间,要找一样很重要的东西。 

 

 

江添其实也没多想。 

 

 

但是两个人重逢之后,盛望几乎把自己的房子搬空了,若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也应该带在身边,而不是突然想起来要去急匆匆的找。不过…也许真的是重要的东西呢? 

 

 

从机场来到地下停车场,盛望老远就看到了停在角落里的车。两个人加快脚步走过去,本以为会是小陈叔叔下来,没想到,是盛明阳从驾驶座下来,脸上堆满了笑意。 

 

 

可能是因为时间潜移默化的影响,盛明阳也把江添当做自己的亲儿子对待,车中的气氛并不尴尬。 

 

 

车子稳稳的停在了白马弄堂附近,添望二人先下车,拿着行李往自家院里走去。二楼的房间依旧为他俩留着,摆设一成不变。 

 

 

盛望换了鞋就急匆匆的往楼上跑,江添看的是一头雾水,等他跟着上了楼,就看见盛望坐在地上,好像在床底下找什么东西。江添没多问,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出声提醒盛望别在地上坐太久,小心着凉。 

 

 

盛望从床底下拖出来一个盒子,小小的很精致,上面有一个很秀气的锁。他又突然起身,在衣柜深处找出来一把小巧的钥匙,轻轻一拧,锁应声而开。 

 

 

安静的躺在盒中的,是一封信。 

 

 

观看了全程的江添一下子来了兴趣,但他不愧是他,愣是一直忍着没有出声。盛望倒是有点耐不住性子,把信交给他之后不停的催促他看,颇有一种“视死如归”的感觉。 

 

 

啊,原来是情书。有了这种想法之后,江添的心底升起一阵暖意。 

 

 

不过正当他要打开的时候,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,是盛明阳回来了。江添只好放下手中的信,又吻了吻盛望的额头,说了一句晚上再看就下楼去了。 

 

 

晚上七点多左右,门铃响了,是江鸥到了。将余下的饭菜端上桌后,电视里春晚的氛围和窗外烟花绽放的火焰时刻突显着年味。 

 

 

这四个人明明不是第一次围坐在这张桌子前,但时间久的仿佛隔了一个世纪,中间空出来的那段时光,大家都心照不宣,闭口不谈。 

 

 

虽然他们都没有守岁的习惯,但在美国习惯性的作息注定了今夜无眠。和盛明阳江鸥道了晚安,添望回到房中,那封情书正摆在书桌上。 

 

 

江添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,抽出信纸,入目即为盛望后来干净有力的字: 

 

 

哥: 

 

  见字如晤。 

 

  高考已经结束了,也不知道你考的好不好,不过是你的话,一定很优秀吧。 

 

  我很想你,你是否也会在闲暇之余,偶尔想起有我的存在呢?你走之后,我没哭过,却也难受的紧,我有乖乖听你的话,也有认真看过你给我的笔记,你回来好吗? 

 

(两行空白) 

 

  还想告诉你一件事,我考上清华了,今天就准备走,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你,你也不用担心我,高天扬和辣椒都在北京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。 

 

  我很想你。 

 

  你的望仔. 

 

 

信不长,却也字字让人心疼,那仿佛是两人都沉睡的一段时间。如今突然说起两人未曾互相参与的时光,明明有那让人心疼的五六年,却只如天光乍破的一瞬,余下的年月也唯盼暮雪白头。 

 

 

江添一把将盛望拽到怀里,低头在盛望耳边轻轻说了一句,我也很想你。 

 

 

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,从来都不是他一个人度过的,所有的心酸和难忘,都是日后两人重逢的铺垫。 

 

 

兜兜转转,历经磨难,最后依旧是你,最后还好是你,最后幸好是你,不枉年少心动一场。 

 

 

【完】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正意义上的破云

无关风月(五)

——拖更好久 你们打我吧 我很抱歉!

——开坑一时爽 填坑两行泪(我抱住我的铁锹)

——填坑完毕

合集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吴雩其实早有察觉。作为枕边人,再仔细想想步重华整个家族进行的交易,若说他和黑帮没点什么,别说吴雩了,就是江停都不信。

 

 

但猜想和事实是有差别的。吴雩看着步重华一言不发,心里有了答案。房间里一度十分安静。半晌,吴雩开了口,“我其实早有猜想,你没必要这么瞒着我…是…我太打扰你了吗?”

 

 

步重华猛然抬头,一向沉稳冷静的嗓音染了焦虑,“不是的…是我没处理好。你留下,我很快就会处理好的。”吴雩从床上跳下来,奔向步重华,一把抱住他,又吻了吻他的脸颊,两个人都没说话。

 

 

江停需要教授的课其实很轻松,一旦不需要备课或者上课,他就会出现在严峫的赌坊里。每次他出现的时候,赌坊里算不得人满为患,却也是热闹非凡。

 

 

但严峫最近总是失踪。

 

 

就连吴雩都意识到了,“停,为啥你老公最近都不和咱们出来玩了?他是不是不爱你了?”江停送给吴雩一个白眼,没有说话。

 

 

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江停对这件事有点上心。

 

 

这天江停还在赌坊,就有个人来给他带话,说事严峫在城门那边等他。江停有点懵,但这人确实是平常给他带东西的人,那应该是严峫的意思吧。

 

 

江停简单交代了赌坊的工作,就赶往城门。出门前,还有人提醒他小心城门附近的土匪出没。江停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已经知晓。

 

 

春寒料峭是真的。街上的人们都裹着大衣,脚步匆匆地去到他们的目的地。

 

 

等江停到的时候,天色已经有点暗了,城门附近显得荒凉。突然有人从后面冲出来,迷晕了他。

 

 

与此同时,步重华带着吴雩,把自己多年的秘密剖开,所有都暴露在吴雩的眼前:还是书房里的暗室,墙上的书架上是津海和建宁所有的经商资料,还有几张照片上被画了叉。

 

 

步重华所有预想过吴雩会有的反应都没有,而且吴雩还怕他有心理负担。

 

 

吴雩果然是人间宝藏。

 

 

等到江停再睁眼,他就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的喜服。他被这扎眼的红色惊着了,爬起来一看,自己居然身处洞房中。再一联想近日听到关于土匪的传言…

 

 

哦。我被土匪绑架来做压寨夫人了????

 

 

相对于震惊,江停感觉到的更多是愤怒,但毕竟现在受制于人,大吵大闹都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

 

又等了一会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哄闹声,江停赶紧翻身躺好,仿佛他没有醒来过。

 

 

门开了。进来了一个人。

 

 

江停眯着眼,从眼缝里看到了这个人的长相。下一秒就坐起来,冲对方吼道,

 

 

“严峫你什么意思?!”

 

 

“就…想告诉你,你以后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。”

 

 

江停一愣,这几天他的可疑和传言交错起来,重重叠叠的影子,“果然是你。”这次轮到严峫愣住了。

 

 

严峫赶紧给江停解释了这一切,生怕让江停生气。机智如江停,他又怎会责怪严峫,抬头吻上了严峫还在喋喋不休的嘴,问道“今天可是洞房花烛夜,严大官人还想继续说下去吗?”

 

 

好吧,会还是你江教授会。

 

 

【完完完结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太渣了(눈_눈)

无关风月(四)

——这次出来的两个新身份可以无奖竞猜hhh

——上网课码字效率奇高(不推荐)

——这次山牙子逐渐祁醉化???

——有一点点肉渣…我真的不会写梨园play

 合集(一) (二) (三) 

 
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开始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生活的美好仿佛都让人忘记了建宁城的不安定。

 

 

年后,城外山路上总会有土匪出没,城内不为人知的小巷里也有些黑帮惹事。但有人说,这土匪头子和黑帮老大是同一个人。

 

 

二月末的气温依旧低,江停裹紧了大衣,匆匆向学校的方向走去。还没出正月就开学,学生和老师大多不太乐意,但生活依旧慢慢带动命运的齿轮,有些隐匿在黑暗中的影子也要爬出泥潭了。

 

 

这天下午,严峫早早离开赌场,开着自己最贵的车来到云海大学门口,等待着江教授下班。

 

 

豪车不论是哪个时代,都是吸引眼球的一把好手。周围的人们对着严峫的车指指点点,目光中总会带着打量的意味。

 

 

江停大老远就看到了这扎眼的车,顿时感到一阵无语。但毕竟是自家老攻,还是勉为其难的原谅了他。江停终于在他人羡慕的眼神中上了车。

 

 

“你以后…能不能别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接我?”这是江停一开口的第一句话。

 

 

“我来接我媳妇儿为什么要低调?我就是想告诉所有人,我有媳妇儿。”

 

 

行吧…不愧是他。江停只能默认这一切。

 

 

傍晚的赌坊也很喧闹,相比其他地方,好似多了一点人间特有的烟火气。江停还是有点不习惯。

 

 

严峫一手拉着江停,一边和熟识的人打招呼,直到走到正中央,要过来一个话筒,向大家喊,“各位朋友都看一看啊,这位就是我家夫人,也是这赌坊以后的老板娘了!”

 

 

江停缓缓看向严峫,眼中的震惊都快溢出来了,脸上虽然没有过多的表情,但不难发现,他耳朵已经红了。严峫冲他得意一笑,就带他开始体验各种项目。

 

 

其实步重华一直不太想让吴雩继续唱戏。

 

 

毕竟吴雩已经算是一个豪门“太太”,整天出去抛头露面算是有失体统,但吴雩本人依旧乐得其中。步重华只好一有空闲时间就包场,偌大的场子里,台下只有步重华这一个听众,台上只有吴雩这一个演员。

 

 

这么好的机会不做点什么真是可惜了。吴雩心道。

 

 

很快,吴雩带着满脸的妆就吻上了步重华。

 

 

点开你绝不会后悔 

 

 

等吴雩再睁眼的时候,他已经回到了步重华家,却没看到步重华的影子。他在房中闲逛,不知不觉来到了步重华的书房。这书房的装修很简洁。一架钢琴,一排书架,还有一张普通的桌子。

 

 

以后一定要让步重华弹钢琴给我听。吴雩如是想着,然后鬼使神差般坐在钢琴前,随意按下了几个键。清脆的声音跳跃出琴键,但被吴雩身后书柜转动的声音盖住了。

 

 

有个暗门。

 

 

吴雩纠结了一会,总觉得这么进去不太好,但还是敌不过自己的好奇心。不到十分钟,吴雩就出来了,书柜后面开出来的路,又被书柜缓缓堵住。

 

 

等晚上步重华回来以后,吴雩坐在床上,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。步重华被他盯得发毛。

 

 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?”吴雩语气平静。

 

 

【未完一定待续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三)

今存凡间,世间万物稀奇。于林园游,时日正巧,逢人间真实事。世人谓之:槐荷二妖,结伴人间。


出镜 我

摄影@遥望Q 


头框我来了

(二)


槐香浓时,与莲香溢南冥。千载已过,槐与莲化人形,结伴游于南冥。月圆时共赏月,览南冥景。



出镜 我

摄影@遥望Q 



对就是为了头框(´・ω・)ノ

(一)


古有南冥天池,池中常开荷花。每至盛夏,荷叶接天,莲开万里。池边有一槐树,常伴池莲。


出镜 我

摄影@遥望Q 

无关风月(三)

——葱花父母都要活着!这是我心里的一个意难平

——咳…见家长了

——有写的不对劲的…那就当含私设hhhh

——就…现在有多甜 以后就能更甜

——我不管那个时代怎么看待txl 但我要做的就是温柔以待他们 


合集(一) (二)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那一日一起吃过饭之后,四个人的生活都步入了正轨:

 

 

吴雩很快就搬到了步重华家,也见过了步同光曾薇夫妻俩,依旧在梨园当他的名角;

 

 

江停依旧住在吴雩的公寓里,每天学校公寓两点一线,在家待着时与严峫不时送来的奶黄包和老同兴为伴;

 

 

步重华因为快到年关,事务很多,总有需要打点的地方,一个月内都没见过吴雩几次;

 

 

严峫就更不必说了,赌坊本来就是有钱人们的娱乐场所,再加上这特殊的时节,只能是托人送送礼物,自己却脱不开身。

 

 

今天是除夕夜,步重华推了所有的邀约,早早赶回家。家里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饭菜,据曾薇女士透露,吴雩一直很积极的帮忙,她对这个未来的儿子十分满意。

 

 

江停的养父母在他出国前一年就因病双双离世,严峫合计了下,索性邀请江停来自己家过年。

 

 

没想到,第二天就收到了江停同意的消息。

严峫简直要当场去世了。

 

 

于是他第二天直接关了赌坊,开了家里最贵的车,直奔吴雩的…啊,现在是江停的公寓了。江停穿搭一如既往淡雅,但还是让严峫心动了一把。

 

 

直到江停越过他,打开副驾驶的门,再关上车门,严峫的注意力才集中。然后土豪严峫载着他未来的小娇妻回家了。

 

 

其实江停知道严峫的意思。

 

 

平常送礼物,过年见家长,还时不时的嘘寒问暖…若是要想办法报答,恐怕只能把江停的余生写进严峫的余生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。

 

 

好在江停也心甘情愿。

 

 

曾翠翠女士既紧张又兴奋。她早就听严峫提起江停了,而且是以未来未婚妻的身份,虽然后来才知道江停是个男孩子,但也没有磨灭翠翠女士的热情。

 

 

她将自己戴了二十几年的翠玉镯子摘下,搁在精致的木雕盒中,又准备了两个大红包,仿佛是迫不及待将自己的儿媳妇儿迎娶进门。

 

 

严峫如开火箭一样,将江停带回了家。

吴雩也等到了他朝思暮想的步重华。

 

 

步重华的大衣上还携着冬日寒风的限定温度,但家里特别的温暖和特别的人都是让他如沐春风的存在。果然吴雩是他的至宝。

 

 

晚饭后,严峫带江停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

 

此时,江停左右两边的手腕上,分别戴着一个翠绿的镯子,上衣的口袋里装着两个红包——一个是曾女士送给江停的,;另一个是送给严峫的,却被严峫又塞到了江停的兜里。

 

 

江停看看这“战利品”,又抬头看看严峫,突然发现自己跟着严峫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

 

哦。

这对江停来说可能有点糟糕。

这对严峫来说可能有点快活。

 

 

步重华这边也是一样。

 

 

曾薇也给吴雩准备了许多彩礼,只不过在他搬到步重华家的第一天,就如江停一样,被金钱的气息包围。

 

 

吴雩第二天就戴着曾薇给他的一对镯子去梨园了。

 

 

很快就有眼尖的人看出来这对镯子价值不菲,并且作为吴雩的妈粉,痛心疾首的对另外一个妈粉说:我家白菜被猪拱了。

 

【真·未完待续】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想说 其实真正的剧情还没开始 这样的发展真的不快 因为我恨不得在第一篇就让他们结婚hhh

无关风月(二)

——我要让山牙子做最骚的崽!

——停停与山牙子见面hhhhh

——歌词为《牵丝戏》

——我随便从歌单里找了一首带戏腔的 我爱银临!

——停停永远是教授 不接受反驳

——云海大学我认真的(超严肃!)

 

合集(一)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开开开始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 

“吴雩!今天那个步先生包场了,而且点名只要你一个人唱,钥匙给你,晚上记得锁门。加油哦!我们都先回去了!看好你哦!”一个跟吴雩相熟被叫做阿芷的姑娘把钥匙塞到吴雩手里,拍了两下他的肩就跑了。

 

 

吴雩用一根手指拎着一串褪色的钥匙回到了后台,将钥匙放下就开始给自己化妆。他此时有点紧张。也许是因为步重华的到来吧。奇怪,明明以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

 

二十分钟后,吴雩走上了台,虽然是同一个人,但有一种不同的气质。这时他才发现,台下坐着的不止步重华一个人。打量半天他想起来了,这原来是赌坊的老板严峫,同时也是昨天在码头瞪他的人。

 

 

吴雩内心奇怪的问题增加了。

 

 

“兰花指捻红尘似水…

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…

唱别久悲不成悲…

十分红处竟成灰…”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“风雪依稀秋白发尾…

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…

假如你舍一滴泪…

假如老去我能陪…

烟波里成灰…

也去的完美…”

 

 

一曲罢。

 

 

吴雩走下台,拿着精致的茶壶给自己未来的老公和未来的哥哥倒了茶。这才缓缓抬起头,用一种略显娇媚的眼神盯着步重华。

 

 

步重华缓缓开了口,“你是不是…在和别人同居?”然后下意识跟严峫对视一眼。

 

 

吴雩先是一惊,然后顿了两秒。

这个小机灵鬼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原来这赌坊大老板被我们江美人的美色诱惑了。

 

 

吴雩赶紧把他所知道关于江停的信息说了出来,包括爱喝老同兴,爱吃奶黄包这样的琐事。他顿了顿,突然想起他还和江停约了共进晚餐,索性一股脑的全告诉了他们两个。

 

 

吴雩说完后,步重华严峫一对视,达成共识——

 

 

江停吴雩约好的时间已经到了,江停在饭店门口站着,就看见不远处吴雩身后跟着两个壮汉。

 

 

此时的江停一定有许多问号。

 

 

走进饭店时,严峫特地挑了角落里的一间雅阁,四个人就落座了。说来也奇妙,江停向来不喜他人近身,却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严峫旁边,这让对面的吴雩感到震惊。

 

 

但四个人吃饭的场面一度显得十分尴尬。

 

 

严峫一直想和江停搭话,但找不到共同语言;步重华又是不太爱说话的,吴雩纵然有一肚子想说的话,也怕惊了自己未来老公。

 

 

然后就形成了一幅奇怪的画面:严峫吃两口饭就要瞄两眼身边的人,然后还要给吴雩使眼色,让他支招;步重华一直瞪着严峫;吴雩一直在想办法帮助严峫,但后来被美食诱惑,干脆不看他了;只有我们江停目不斜视专心致志地吃饭。

 

 

不过好在点的菜不多,这场尴尬的见面会结束的很快。

 

 

但让吴雩没想到的是,严峫步重华竟然都提出要送他俩回家。不过这灯红酒绿的街上,是否安全还有待考证。

 

 

于是步重华一把拉过吴雩,严峫也不甘示弱,一把拉过江停。四个人明明是一起走的,却仿佛隔着整个银河。

 

 

到了楼下,江停吴雩向另外二人道谢,就匆匆上楼了。

 

 

“你觉得他…怎么样?”刚回到房中的吴雩堵住江停的去路,十分兴奋。

 

 

“你说的…是步先生还是严先生?”

 

 

“嗯…都评论一下吧。”

 

 

“步先生他…很适合你,你俩以后一定会好好的。至于严先生…”江停话没说完,就被吴雩打断,“我知道我和步重华天生一对!你快说,你觉得严峫他怎么样?”

 

 

江停仿佛无形中被塞了一口狗粮,在半晌无语之后,缓缓张口,“严先生…他人很好,长的也好看…”

 

 

“那你是不是对他心动了!”吴雩八卦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江停,江停抄起手边的书本就敲了一下他的头,“喜欢谈不上,顶多…有好感吧。哦对了,再告诉你一个消息,我被应聘为云海大学的教授了,以后就不用你来养我了。”

 

 

吴雩的注意力被转移了。又和江停聊了几句就各自休息了。

 

 

夜很静谧。

但对这四个人都是不眠夜。

 

 

【真·未完待续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转移吴雩注意力后

江停:我真机智 不愧是我



无关风月(一)

——岩浆+葱花鱼

——是赌坊老板山牙子X留学归国警花

——是冷面商人葱花X梨园第一名角鱼

——其实想来个反差 比如葱花唱戏 但我下不去这个手

——因为我也不是很了解民国这个时期 有误请指出

——今天也想绿了山牙子和葱花hhhhhhhh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后台。

 

 

“吴雩你今天唱的很不错啊,步先生都已经看上你了,你就等着从这梨园牢笼脱身吧!”“是啊是啊,等你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啊!”大家纷纷吹捧着吴雩。

 

 

步先生,名叫步重华,是这城里有名的商人,在经商界是人人皆知的大腕,家族三代进行军火交易,日子好不滋润。若是真有缘被步先生看中了,就是一时的宠爱,也可以滋润一生。可惜,这步先生从未有过女人在身边,总引得人猜测。

 

 

吴雩取下头上珠翠繁华的凤冠,笑着不理会大家的打趣。他生来长的秀气,再加上后台暧昧的烛光,饶是脸上敷着厚厚的油彩,也掩不住他出众的气质。其实若不细看,吴雩秀气的像极了女孩子。也怪不得能被步重华看中。

 

 

一刻钟后,吴雩洗去了妆容,匆匆将东西一收拾就赶往了港口。今天他的好友江停就要留学回来了。

 

 

港口人来人往,比街上热闹些,听说是城里第一大赌坊的老板严峫又搜来了些“宝贝”,这下赌坊可要比这熙熙攘攘的码头热闹了。

 

 

这停下的正是江停乘坐的船,在下船的人群中,江停身材高挑,吴雩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 

 

他俩是在孤儿院认识的。那时候两个人年龄都很小,温和的阳光洒在两个年幼的孩童身上,短短几日的友谊,唯一能勉强记得的就是对方的名字和未经岁月打磨的面孔。因为是男孩子,他俩很快就被不同的人家领养,直到江停被旁人拉去梨园听戏,两人才突然认出对方。

 

 

吴雩接过江停的行李,马上就热情的聊了起来,但总觉得人群里有个人的眼神像是要杀了他,背后凉飕飕的。

 

 

吴雩带着江停回了自己的家。

 

 

刚进门,江停就把吴雩一把拽到卧室里,用一种近乎拷问的神情看着他,“你…真和那个步先生有关系?”吴雩的唇动了动,终究是没有出口否认。

 

 

“你什么时候去他家住下?”江停的表情仿佛在诉说着“为什么我家的猪会被白菜拱走”,但毕竟是姐妹情深,还是不好出口阻止什么。

 

 

“一周后。”吴雩小心的打量着江停的神色,做好了随时哭出来的准备。

 

 

江停满意的点了点头,满意的样子让吴雩有点震惊。“那么…和我说说吧,你和步重华怎么认识的?”

 

 

那天是阴天,阴霾的天空仿佛随时都会下起倾盆大雨,梨园的人气自然也不会太高,大家本来想唱完这一场早点回家。但就在这天来了个人,光看他这一身打扮就能猜出来他是有钱人家的子弟。

 

 

他在这乱世中无疑是根金手指。这是旁人的第一想法。

 

 

他真好看。这是吴雩的第一想法。

 

 

然后我们的名角吴小雩就沦陷在步先生的美貌里。

 

 

殊不知我们步先生也是这样的。本来他不爱这些梨园戏台子,总觉得喧嚣,但经不住别家大少爷的忽悠,等想明白的时候,人已经站在梨园入口前了。

 

 

行吧,不来白不来。抱着这样的心态,步重华一步步靠近了他的命定之人。

 

 

台上的吴雩风情万种,自带媚态buff,一连对步重华抛了好几个媚眼。刚一下台,就收到了步重华派人送来的花。

 

 

嗯,看来有戏。吴雩勾了勾嘴角,抱着花消失在走廊尽头。就这么一来二去,两人自然熟络起来。

 

 

“所以…你让我暂时住你这其实是为了不让房子落灰?”江停挑眉,对吴雩的嫌弃已经不再隐藏。“哎呀…怎么会是呢…哈哈哈…是吧…想也不可能的,毕竟我这么爱你!”吴雩开启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”的模式,生怕江美人不同意。

 

 

“那你就收拾下,我出门买点东西,一会就回来。”江停说着就往门外走,突然又转身,“希望在我回来的时候,你可以把屋子收拾好。”

 

 

夜晚总是属于赌坊和酒吧这样的地方。

 

 

“严大老板今天可真是阔气啊。”秦川将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取下来,玩味的看着眼前的人,“不过…好像还是没将那人吸引过来呢…”

 

 

严峫环视一圈,皱了皱眉,果然没寻见那人,只好作罢。

 

 

严峫是在等今天新来的货物的时候见到他的。

严峫对他一见钟情。

 

 

虽然不知道那人在哪,那人是谁,但严峫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喜欢,以至于他在看见吴雩跟他一起走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像一颗柠檬精。

 

 

不过…他们这种风月场所的人,总是会认识梨园的名角。所以…就从吴雩嘴里探探口风吧。

 

 

严峫心里盘算着,但还是决定给他表弟步重华说一声,免得被误伤。

 

 

【真·未完待续】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我想卑微的问下

有没有好心人可以给我介绍高中学习方法

我真的很需要…拜托了!